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上帝的笔误

健康、安全、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那年的映山红  

2010-01-24 01:07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朗月《那年的映山红》

 

引用

朗月那年的映山红

    师范毕业那年,我把一级分配的名额,心爱的球鞋,辛苦写成的诗稿,陪我四年的吉他、贝司以及我的初恋一起留在了城里,又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小山村。用乡亲们的话说,书是白念了!那少年豪情万丈的理想,痴狂的美梦,和城市的霓虹灯一起消失在山的那边……仿佛是用十多年时间,画了一个圈,我又回到了生命的起点。

    那年冬天寒冷而漫长,冷得让人的骨头发脆。父亲在矿山上班不久,打水时滑了一跤就摔折了腿。医生说,能恢复到骨折之前应该是个奇迹。那时爷爷还在,但他也因上山捡柴摔坏了大腿,由于误诊落下残疾不能劳动。哥哥成家以后还和我们住在一起,房间太小,我和父母,爷奶就只得在东屋的南北炕住着。夜里望着我的爷爷和父亲疼痛难忍,坐在炕上的背影,听着凛冽的山风彻夜难眠。那刺骨的寒冷一半来自自然,一般来自我内心的无助和沮丧。

    记得腊月初八那天滴水成冰。母亲从山上拾柴回来,破例带回一扎映山红。插着灌满水的罐头瓶子里,放在炕稍的炕琴柜上。母亲说“冬天再冷,它们照样能开放。”望着那干瘦的花苞,我半信半疑。

  三十那天晚上,哥哥接财神的鞭炮仿佛是寒冷黑夜里盛开的映山红,映红了我们的脸。回屋吃饺子时,我惊奇地发现炕琴柜上妈妈折的那瓶映山红有几枝露出了红,火一样的红,加上饺子的热气腾腾,在那一瞬间驱散我心头多日的阴冷和黑暗,霎那间,一股暖流在我心头涌动……

   打春过后,便有了春的气息。下班之后,不管多累,我都要上山砍柴,供炤。那双稚嫩白皙的手,也渐渐长出生活的老茧。我渐渐学会了砍柴、捆柴、打捞子、挑水、铡草、喂牛,捡粪等许多农活。夜深人静的时候,我还坚持在台灯下看书学习,准备大专函授的考试。伴着亲人们的鼾声静静地读书,我渐渐忘记了寒冷……

    尽管春脖子短,我还是起早贪黑捆了一百多个柴禾。一个周日的早晨,在阳坡打好捞子小憇的时候,父亲拄着双拐来看我,小狗也围前围后来凑热闹。父亲递给我一支烟,我们爷俩就坐在我就的山场上看风景。恍惚之间,我仿佛看见榔头山小垃头上好像着了火,再定睛一看,原来是满上的映山红开的烂漫。

   父亲说:“映山红开花了,应该播种了。”

   “冬再冷,也挡不住春的脚步。”

    我像是回答他,又像喃喃自语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