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上帝的笔误

健康、安全、快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多收了三五斗  

2010-01-24 15:14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辽阳石化的大楼里,横七竖八停泊着分厂里出来的自行车,摩托车,三轮车,汽车.车里坐的都是至少两个人。把车胎压得很瘪。.每个人都穿着他们喜爱的劳动服。走到哪里穿到哪里。

 

大楼入口上去是留给公司大楼人进出的正门,旁边是仅容两三个人并排走的侧门.公司大楼就在6区车站那一边.朝晨的太阳光从明亮的玻璃斜射下来,光柱子落在柜台外面晃动着的几顶新安全帽上.

那些戴安全帽的大清早开车出来,到了公司大楼,气也不透一口,就来到劳资处前面占卜他们的命运.

"核内2000,核外1000,"劳资处里的先生有气没力地回答他们.

"什么!"安全帽朋友几乎不相信他们的耳朵.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,大家都呆了.

"在4月里,你们不是说有5000多的么 "

"10000也说过,不要说5000块."

"哪里有降得这样厉害的!"

"现在是什么时候,你们不知道么 各处的市场化工人潮水一样涌进来,隔几年还要跌呢!,"

刚才出力开车犹如赛龙船似的那股劲儿,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

了.今年天照应,雨水调匀,安全事故很少,一年到头这么三五千,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.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,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兆头②!

"还是不要干了,我们不在这里干了!"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.

"嗤!" 大腹便便的领导又来了一个“嗤”,挥舞着手中的中华烟冷笑着,"你们不干,公司就停产么 各处地方多的是工人;转业兵还没有分完,90后的大学毕业生又大批来了."

转业兵,市场化用工,90后大学毕业生,那是遥远的事情,仿佛可以不管;可是,不工作这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.怎么能够不工作呢?取暖费是要交的,孩子上学的学费是要交的。几个同事年末是要在老道聚会一下的。小麻将还是要打的,借下的赌债是要还的. 每天晚上一瓶啤酒还是要喝的。

 

"我们要是在聚酯厂就好了."在聚酯,或许年底奖金能高点,有人这么想.

但是,先生又来了一个"嗤".他捻着稀微的短髭③道:"不要说聚酯厂,就是炼油厂也一样.我们同行公议,今年全都一样."

"到炼油厂没有好处."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,"炼油厂后门有个海陆空的饭店算账多收钱 "

"先生,能不能再给高一点 "差不多是哀求的语气.

"抬高一点,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.我们这公司是拿本钱来开的,你们要知道.抬高一点,就是说替你们白当差,这样的傻事情谁肯干 "

"这个奖金实在太低了,我们做梦也没想到.去年的奖金是3000多,今年的效益也不错,不,你先生说,10000块奖金都有可能.我们想,今年总该比去年多一点吧.哪里知道只有2000!"

"先生,就是去年的老价钱,3000吧."

"先生,工人可怜,你们行行好心,少赚一点吧."

另外一位先生听得厌烦,把嘴里的香烟屁股掷到街心,睁大了眼睛说:"你们嫌奖金低,不要干好了.是你们自己来的,并没有请你们来.只管多啰唆做什么!我们有的是工人要进来,不用你们,有别人的好用.你们看,又有一批转业兵等在那里了."

三四顶安全帽从石级下升上来.安全帽下面是表现着希望的酱赤的面孔.他们随即加入先到的一群.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的破工作服的肩背上,他们有的分厂已经一年多没有发新工作服了.

"听听看,今年什么价钱."

"比去年都不如,只有2000钱!"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.

"什么!"希望犹如肥皂泡,一会儿又迸裂了三四个.

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,可是蚂蚱也是肉。给了还是要的。

在表现的好和坏的辩论之中,在奖金系数的高和低的争持之下,结果奖金都将要发到工资卡里。去年换到手的是或多或少的一叠钞票. 怎么进到了卡里?男人不是没有小金库了吗?小一半的安全帽男人愤愤不平,争论了几个月。

"先生,给现洋钱,不进卡,不行么 "花花的洋钱都给了老婆,怪不舒服.

"国企安全帽"夹着一支水笔的手按在算盘珠上,鄙夷不屑的眼光从眼镜上边投射出来.".我们公司是最晚用卡结算工资的."

"那末,就早点进吧,上次的安全奖还没有进卡呢."

"吓!"声音很严厉,左手的食指强硬地指着,"这是公司领导决定,你们还想要这个安全奖,可是要想吃官司 "

要安全奖就得吃官司,这个道理弄不明白,但是谁也不想弄明白.大家看了看公司的文件,又彼此交换了将信将疑的一眼,便把卡塞进破工作服的空口袋或是安全帽里.

一批人咕噜着离开了公司大楼,另外一批买断的又从7路车上走上来.同样地,在人事处前迸裂了希望的肥皂泡,拿到几百象征性的慰问金.

街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.

安全帽朋友今天来到木鱼石来,原来有很多的计划的.牛肉用完了,须得买十块八块回去.饮料也要带几匣.豆油向挑着担子到小区里去的小贩买,十个铜板只有这么一小瓢,太吃亏了;如果几家人家合买一筒①分来用,就便宜得多.陈列在橱窗里的花花绿绿的缎褙面料听说只有八十块半一尺,女人早已眼红了许久,今天发奖金就嚷着要一同出来,自己几尺,阿大几尺,阿二几尺,都有了预算.有些女人的预算里还有一件裘皮大衣,一条披肩,或者一顶结得很好看的绒线帽.难得今年天照应,公司效益好,没有出什么安全事故,只死了一个人。喜欢现在新的房子,龙鼎山的房子和2,3,4区的房子比真是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地下.

他们咕噜着离开公司大门的时候,犹如走出一个一向于已不利的赌场,——这回又输了!输多少呢 他们不知道.总之,袋里一叠钞票没有半张或一角是自己的了.还要添补上不知在哪里的多少张钞票给人家,人家才会满意,这要等人家说了才能知道.

输是输定了,马上开车回去未必就会好多少;老道歌厅一转,坐一个晚上,也不过在输账添上一笔,况且有些生理问题实在等着解决.于是老道上见得热闹起来了.

在节约预算的踌躇之后,安全帽们把积攒多日的钞票一张两张地交到店伙手里。生活用品之类必需用,不能不买,只好少买一点。波奇屋的鞋子价钱太“咬手”,不买吧,还是在翰林府商业城随便买双就是了。衣服呢,预备买裘皮的就买了一件羽绒,预备娘儿子俩一同买的就单买了儿子的。SK-II什么的拿到了手里又放进了橱窗。小汽车、玩具什么在小孩手里刚玩上,给爷老子一句“不要买吧”,便又脱了下来。想换电脑的的简直不敢问一声价。说不定要五六千吧。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买回去,别的不说,白发苍苍的老爷子老娘亲就要一阵阵地埋怨:“猪肉这么贵,你们却贪好耍,花了几大千买这些东西来用,今年过年吃什么?你们看,我们这么一把年纪,谁用过这些东西来!”这罗嗦也就够受了。有几个女人拗不过孩子的欲望,便给他们买了最便宜的变形金刚。变形金刚的腿臂可以转动,要他坐就坐,要他站就站,要他举手就举手;这不但使拿不到手的别的孩子眼睛里几乎冒火,就是大人看了也觉得怪有兴趣。

  "大哥,好玩呢,唱歌,跳舞,坐一坐."故意作一种引诱的声调.老道歌厅门口站着好多美女。

"安全帽大哥"的口袋是充实的,这是不容放过的好机会.

 

"安全帽们"还沽了一点酒,向熟肉店里买了一点肉,回到6区门口的小店里,点了几个毛菜儿。酒到了肚里,话就多起来.相识的,不相识的,落在同一的命运里,又在同一的河面上喝酒,你端起酒碗来说几句,我放下筷子来接几声,中听的,喊声"对",不中听,骂一顿;大家觉得正需要这样的发泄.

"一年到头2000元,真是碰见了鬼!"

"去年是死的人的多,安全不好,亏本.今年算是好年时,收成好,还是亏本!"

"今年亏本比去年都厉害;去年还给3000呢."

"勤苦工作的是工人.唉,分钱多的却不是工人!"

"为什么要在这里干呢,你这死鬼!我一定辞职,买断,给老婆给儿子过好日子.我不还银行贷款,宁可跑去吃官司,让他们关起来!"

"也只好不呀.贷款买房借了四分钱五分钱的债来,贪图些什么,难道贪图明年背着更重的债!"

"这个活真的没有办法干了!"

"我们买断去别的地方做工吧."

"逃荒去,债也赖了,会钱也不用解了,好打算,我们一起去!"

"谁出来当头脑 他们逃荒的有几个头脑,男男女女,老老小小,都听头脑的话."

"我看,到上海去做工也不坏.我们村里的小王,不是么 在上海什么厂里做工,听说一个月工钱有10000块.,照今天的价钱,就是顶我们5年呢!"

"你翻什么隔年旧历本 经济大危机,好多的厂关了门,PENSLIP在那里做叫化子了,你还不知道 "

路路断绝.一时大家沉默了.酱赤的脸受着太阳光又加上酒力,个个难看不过,像就会有殷红的血从皮肤里迸出来似的.

"我们年年工作,到底替谁工作的 "一个人呷④了一口酒,幽幽地⑤提出他的疑问.

就有另外一个人指着公司大楼,说:"近在眼前,就是替他们干的.我们吃辛吃苦,赔重利钱借债,做工出来,他们嘴唇皮一动,说''2000钱一年'',就把我们的油水一股脑儿吞了去!"

"要是让我们自己定价钱,那就好了.凭良心说,5000元一年,我也不想多要."

"你这囚犯,在那里做什么梦!你不听见么 他们公司是拿本钱来开的,不肯替我们白当差."

"那么,我们生活也是将本钱来的,为什么要替他们白当差!为什么要替公司白当差."

"我刚才在车间里这么想:现在让你们占便宜,钱放在这里;往后没得吃,就来吃你们的!"故意把声音压得低低,网着红丝的眼睛向801楼斜溜.,那是我们110所在地。

"真个没得吃的时候,什么地方有钱,拿点来吃是不犯王法的."理直气壮的声口.

"今年春天,云南地方不是闹过抢钱的事情么 "

"开了3枪,打死两个人."

"今天在这里的,说不定也会吃枪,谁知道!"

散乱的谈话当然没有什么决议案.酒喝干了,饭吃过了,大家开车回自己的乡村.公司门前就冷清清。.

第二年又有一批人来到这里停泊.镇上便表演着同样的故事.这种故事也正在各个公司上表演着,真是平常而又平常的.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